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乙未笔记(十二)【原】  

2015-05-11 01:09:35|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当网上沸沸扬扬,为庆安袭警被击毙的徐姓男子唏嘘的时候,我在喝酒。
        这些年,我学会了一个小伎俩:大凡网上的东西,先做围观者。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少说多看,也是为了让野渡长命百岁。尽管,早上的官方新闻,下午就可能成为谣言,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和所有还对官府抱有一丝希望的人们一样测量谣言与真相的距离,但我终于发现,我无法赶上话语霸权的脚步,于是,只能无奈地沉默。
        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些忍不住。
乙未笔记(十二)【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鲁迅先生所谓“沉默中爆发”的宣泄,让我悄然明白,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那些所谓暗无天日的岁月,居然他老人家没有被嫖娼,没被弄到南京中央台自承其罪,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然而,固有的经验并不适合现在,爆发的结果极大可能是被安上寻衅滋事的罪名。
        质疑必须等待某个时刻,虽然它总是姗姗来迟,充满矜持与骄傲,结局却必然是光明与进步。

        写下上面文字的时候,我很心痛,因为我感觉到自己貌似把自己当做了这个国家的主人,虽然,我从未感受作为主人的自在与荣光。清醒的人们都明白,咱啥也不是。
        以我被酒精日夜摧残的智商,我以为,庆安袭警案的真相在于公布视频,让人民,哦不对,是让屁民评判,胜于所有的口水。
        据说真理往往掌握在屁民手中,其他的都是假话。
        我很欣慰,再一次看见死磕的律师,虽然我预感他或者他们不会走多远,但我钦敬他们的勇气,上书高法和公安部的二十二位律师,我表示景仰,这个社会还是需要一些人用良知来说话的。
        徐姓男子用生命换取了他需要的结果,当可含笑九泉,这是我们围观者后来所见,不敢妄言。可是,作为一个生活在时时以人民的名义运作的国度的草芥小民,我渴望能有免于恐惧的权利,毕竟,以庆安火车站徐姓男子被击毙如此悲催的现实来印证一个无法悲伤的命题,显得残忍且超乎想象。
        我依然做一个围观者,小心翼翼,不惜把自己的战战兢兢怯懦软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夜已深,灯未眠,用一句歌词来结束这篇笔记:“我只能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
        【注】插图来源于“老树画画的微博”,老树此画题诗云:“经常心生厌倦,世间真是麻烦。与其跟人纠结,不如与花纠缠。”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