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聂案涟漪【原】  

2016-12-06 16:15:08|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聂案絮语【原】 - 夜雨断魂 - 野 渡

传说,猫有九命,可聂为人,只有一命,止于一九九五年四月廿七日。

        兹是一块小石头,激不起千层浪,涟漪而已。于那世间长河,终究无形。

        聂案,大抵可算作盖棺论定了罢。最高法第二巡庭一声锤响,冤魂悠悠廿一载,自当归去。

        对聂而言,意义在混沌之间,一抔黄土下,未必有知,而于生者,还是多少有些慰藉的。

        聂案的故事情节耳熟能详。

        想想吧,为儿申冤,聂的老妈妈几乎成法律专业人士了,实践出真知呵!只是,这代价忒大了,让人不敢直面。

        网上评说很多,一字一句读来,多忧愤。仿佛水面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来。我亦于中漂荡,有些话不得不说,小心翼翼地,怕有了不谐,惹了不快。

1

        冤屈昭雪,先奉酒一杯,此去当是天堂。而人间,自有传说,但愿安息。

2

        逝者已矣,聂之家人,当衔悲忍痛,平复创伤,毕竟生活还需要前行。焚判决书以祭,也算告慰亡灵。

        对廿余年来不懈寻求真相的鼓与呼者,心怀感激自是常情,然须知媒体凶猛,翻云覆雨,察言观色,也非小民可以窥其秘辛。还是尽可能回到平静生活中去,一任世间评说,斯是最好。

3

        聂案改判无罪当日,许多人以为拨云见日,恨不能三呼万岁。我却惟愿悲剧变喜剧抑或挞伐变歌颂之惯例不再重现。然而,我失望了。有媒体所谓聂案改判乃“司法自信”云云。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以悲怆反思,却醉心舔菊,不思懊悔自责,却热衷洗地,委实让人失望之至。

        聂案始作俑者河北高院,发文致歉官话连篇,虽群情汹汹我自岿然。最高法判决书中所谓当初复审聂案乃“应河北高院申请”更是让人发笑,真当天下人都傻子一般。再次领教了“政治智慧” 这个词的含义。

   4  

        我忽然想起当年的几部影视作品来,《三蒸骨》、《双凤奇案》、《杨乃武与小白菜》。不知道可以成为今鉴否?我还想起数百年前关汉卿的《窦娥冤》来。我真的纳闷,历史的车轮不是在隆隆向前么? 

        痛下决心追责吧,或许这是救赎的理由。让民众相信现有的法律比制定更多的法律更有效果。不需要去学习西方的引咎辞职啥的,咱中国官员脸皮不薄;也毋须效仿日韩的自杀谢罪,咱中国官员不具备那么强烈的羞耻感。能够像腐败无能的大清政府那样因为杨乃武和小白菜一案撸掉浙江半省官员的顶戴恐怕民众都不奢望,民众只不过就是需要一个合理的交代,能够比大清朝老太后稍微进步那么一点点就很不错了。这样,或许才真正有了自信,而不是满嘴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口号。

    5   

        我愿意记住一些人,郑成月、李金星、马云龙,他们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

        我也愿意记住另一些人,洪道德、胡杨麟,他们也做了他们觉得该他们做的事。

        我还愿意记住王书金,虽然他血债累累命运也未可知,但他绽放出了中国司法史上嫌犯非要自证其罪却不被允许的一朵奇葩。

6

        聂案是一个里程碑,我也如此认为。

        记得当年姓孙的年轻人也成为了里程碑,可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知道,还会有很多的里程碑。进步总会付出代价的。

        然而,这样的里程碑,过程太残酷,时间太漫长,代价太沉重。

        附录(资料来源于网络)

     【春秋时期李离失察错案自刑】

        李离者,晋文公之理也。过听杀人,自拘当死。文公曰:“官有贵贱,罚有轻重。下吏有过,非子之罪也。”李离曰:“臣居官为长,不与吏让位;受禄为多,不与下分利。今过听杀人,傅其罪下吏,非所闻也。”辞不受令。文公曰:“子则自以为有罪,寡人亦有罪邪?”李离曰:“理有法,失刑当刑,失死当死。公以臣能听微决疑,故使为理。今过听杀人,罪当死。”遂不受令,伏剑而死。

     【明朝嘉靖山西珠宝商灭门案纠错】

        明嘉靖,山西一珠宝商被人全家灭门,一仆人屈打成招并被问斩。随后案情突变,经查真凶实为一流窜盗贼,并起获大量赃物。刑部特意挂牌督办此案!真凶被凌迟!制造冤案者,包括县令在内6人问斩,4人绞刑,7人判流刑发配1000里!刑部发布公告,还仆人清白,并为其家人赐银6000两以抚恤!

     【清朝杨乃武小白菜案问责圣谕全文】
        光绪三年二月十六日内阁奉上谕:
        前因给事中王书瑞奏,浙江复讯民人葛品连身死一案,意存瞻徇,特派胡瑞澜提讯,嗣据该侍郎仍照原拟具奏,经刑部以情节歧异议驳。旋据都察院奏,浙江绅士汪树屏等联名呈控,降旨提交刑部审讯。经刑部提集人证调取葛品连尸棺验明,实系因病身死,并非服毒。
        当将相验不实之知县刘锡彤革审。并据御史王昕奏,承审大员任意瞻徇,复谕令刑部彻底根究。兹据该部审明定拟具奏,此案已革余杭县知县刘锡彤,因误认尸毒,刑逼葛毕氏、杨乃武妄供因奸谋毙葛品连妄坐重罪,荒谬已极。著照所拟从重发往黑龙江效力赎罪,不准收赎。前杭州府知府陈鲁于所属知县相验错误毫无觉察,并不究明确情,率行具详,实属枉视人命。宁波府知府边葆诚,嘉兴县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世潼承审此案,未能详细讯究,草率定案。候补知县郑锡滜,经巡抚派令密查案情,含糊禀复,均著照所拟革职。巡抚杨昌浚据详具题,既不能查出冤情,迨京控复审又不能据实平反。且于奉旨交胡瑞澜提讯后,复以间官并无严刑逼供等词哓哓置辩,意存回护,尤属非是。侍郎胡瑞澜于特旨交审要案,所讯情节既与原题不符,未能究诘根由,详加复验,率行奏结,殊属大负委任。杨昌浚、胡瑞澜均着即行革职。余著照所拟完结。人命重案,罪名出入攸关,全在承审各员尽心研鞠,期无枉纵。此次葛品连身死一案,该巡抚等讯办不实,始终回护,几致二命惨罹重辟,殊出情理之外。嗣后各直省督抚等,于审办案件,务当督饬属员悉心研究,期于情真罪当,不得稍涉轻率,以副朝廷慎用刑之至意。

        钦此。 

    【聂树斌被冤杀案河北高院致歉】

聂案絮语【原】 - 夜雨断魂 - 野 渡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