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丙申笔记(一)【原】  

2016-02-23 20:45:52|  分类: 漏船载酒泛中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丙申笔记(一)【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今日开始写《丙申笔记》,大抵记录日常琐事并诸多思考,未免忘却之故。
        去岁将近之时,注册微博微信,漫是做了傲娇的现代人。如今三月余,对微博已然兴趣不再,微信亦不常用。窃以为微博满屏鸣冤叫屈迥异新闻联播,微信除了抢红包游戏能于无聊时予人消遣外就是没玩没了的投票或转发各种陈芝麻烂谷子所谓秘辛,殊无趣味。想是我心已老为时代所弃,未可窥其堂奥罢。依旧钟情于这一亩三分薄田,小心经营,可以盛载我思我想。
        媒体纷纷忙着改姓,充斥着信誓旦旦的效忠,谀词如潮,只记得林三虎当年亦如此。
        看来,许多人将不得不在文章中有意写错别字了。于我一个国文教员而言,这多少显得有些讽刺,连码字都显得仓皇。
        如今网络上的走肖之说,恐与昔日鲁迅先生且介之谓无异。
        官窑民窑,难辨真伪,直所谓假做真时真亦假。
        丙申蠢碗让人惊觉,那不知来源的权力显得相当的任性与傲慢,丝毫无顾悬崖上的独舞早就无人观瞻,好一个我说了算。
        从前我家附近住着一个湿脚妇女,孩子都老大了,为了生计昼伏夜出的,我总忘不了她那张打了厚厚粉底的脸,想起一个词儿来,叫做粉饰太平。有时我想,她涂脂抹粉可没让人帮忙,倒不像如今网络跟帖那般先被摁住整容,平白地不让人发现光鲜皮肤下的若干褶皱来。
        舔菊五毛、自干五,美狗汉奸对毛粉,左也罢右也罢,爱国卖国都成了贼,乱哄哄的,时髦一点谓之撕逼。谁也说不清胜负,乌烟瘴气黯然销魂。
        前几天,有个人很绝望,自己吊死了自己,这算不得甚么,渺若尘埃,连一点涟漪都未曾在江湖泛起。稍微地去了解了一下这个人,华东师大的一个青年学者,学哲学的,还信基督,他应该是去见仁慈的主去了。歌里唱“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想必此去他便安宁了。
        又想起我那经年累月的营生来,千疮百孔却又抱残守缺。
        路过隔壁大学校门,过几日这里又将熙熙攘攘。忽然就有了一个真切的感觉,如今的大学真像一个孕育许多婴孩却又营养不良的子宫,尤其缺乏叶酸,可知会生出许多脊柱裂和无脑儿来的。或许我是有些杞人忧天了,五毛钱终究会让婴孩们渐渐变得精致利己起来,这大抵也是可堪预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