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羊圈上的第一个破洞(2)【原】  

2016-08-26 17:24:23|  分类: 野渡无人舟自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接着上一篇,我继续寻找破洞的由来。
  先回顾一下我今年高考的报考过程:去年十二月我到教委考试中心开介绍信,工作人员只是核实了我的身份证和毕业证,并未要求提供电话号码等信息。随后按照规定我作为社会考生去了当地一所叫做盐井中学的学校报名。在那个地方,我和所有应届考生一样提供了身份信息、电话号码、QQ等,自此,我算是完成了报名手续。后来体检和考试有关通知都是由给我报名的老师用手机短信告知的。接下来就是参加考试,一切都顺理成章。羊圈上的第一个破洞(2)【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作为今年高考生的信息究竟是怎样泄露给那些大学的招生话务组的呢?我认为问题最大可能出现在盐井中学报名点那里,另一个可能就是招生考试部门,但可能性不大,貌似他们有比较严格的纪律。
  我之所以笃定地认为我个人信息的泄露环节在于报考点,基于下面的几个判断。
  第一,我必须排除媒体报道对我信息的泄露。从体检到高考,媒体对我的采访共有四次,第一次是合川台记者在我参加体检时进行了采访,第二次和第三次重庆各家媒体的采访都是源于合川台记者把采访视频发到网上,他们得知后找到我的电话后联系我进行采访,第四次是考试结束后电话采访。这个过程中,我的电话被记者掌握不足为奇。媒体对我的采访报道都是经过我同意的,甚至在拍摄我的准考证的时候都刻意覆盖了涉及我个人重要信息的内容。
  第二,我本人的年龄和职业反复出现在了媒体报道中,按常理,如果知道我的年龄和职业,那些招生机构是不会打电话问我是否有就读意愿的。事实上,高考后我接到的招生电话没有一个提及我年龄和职业身份,换句话说,就是把我当作了普通的应届考生或者家长。由此,我推断,我被泄露的信息只有姓名、家庭地址、电话。而这个来源只可能是盐井中学。
  第三,那些招生机构在高考结束后不久就开始不断给我来电话,那些天曾经让我很气恼(截图为证)。羊圈上的第一个破洞(2)【原】 - 罗张挥弦 - 野 渡
        我找到一些朋友咨询,他们并不吃惊,说明出卖考生信息已经是惯例。但我想,考试成绩都还没有出来(重庆高考成绩是6月23日晚间开始查询),招生机构的就打电话宣传,似乎他们知道我分数不会上线,唯一的解释是我报名的那所学校本来就是升学率极低的,反正大多数学生读正规一本二本没门,于是他们拿到我和其他考生的信息后就开始广泛撒网了。
  第四,从若干电话内容看(我录了几段通话),他们提到了盐井中学,但并不知道我是大叔级考生,甚至误认我是考生家长;再者,我还收到了某广播电视大学的招生宣传快递,而收件地址却是我身份证上的地址,而我早就不住那里了。媒体倒是报道过现在我住哪里,这也反证了他们的信息来源不是媒体而是盐井中学。
  第五,我估计了一下,打给我的招生电话到目前为止应该有数十个,几乎都是重庆市的高校,有西南大学、重庆大学,也有名称特别高大上且搞笑的野鸡大学。可笑的是,甚至还有有两所重庆有名的中学打电话问我上线没有,要不要去他们那儿复读。最为搞笑的是有个航空职业学院啥的问我想不想开灰机,我说我很想就是害怕摔下来,尼玛的我眼镜片有啤酒瓶底那般厚开哪门子灰机啊。人家还锲而不舍,说可以读航空服务,唉,我长歪瓜裂枣般的别把服务对象得罪了吧,他说播音总成吧,我切!
        根据上述分析,我大致可以勾勒出,我和其他考生的信息被报考点出卖给了重庆市的许多高校,我有理由怀疑这已经成为了司空见惯的事儿。没有人想到去追究,尤其是当没有人因此受骗上当,没有遭际像山东临沂那位小姑娘那样的悲剧,是不会有人去追究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