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 渡

风华是一指流砂 苍老是一段年华

 
 
 

日志

 
 

关于志愿那些事儿【原】  

2017-06-23 01:14:35|  分类: 小园香径独徘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古道西风瘦鼠
关于志愿那些事儿【原】 - 四十五度角 - 野 渡
        根据重庆考试院的公告,再过十二小时,儿子就能够看到自己的高考成绩了,接下来便是填报志愿,这将决定他进入哪一所大学。
        这是一个相当纠结的问题。碰巧的是,再过七小时,我将在学校期末阅卷场上,而我班上的孩子们也将面临着填报小升初志愿——他们上哪所中学取决于电脑给予他们的运气,当然和他们填报的志愿也有那么一点关系。
        我曾经无数次为那些信得过我的父母给他们的孩子提出过高考志愿建议,目前似乎还没有差评。但真正轮到自己,却只剩彷徨了,因为我遇到了极有主见略显固执的儿子。
        我承认,父子的隔膜不由自主地存在着,我感到无助。虽然同事朋友都认为我在儿子的教育上没有花费多大力气,这得益于孩子本身的自律和专注。然而,我又分明感觉到儿子对未来的并不成熟的看法,这将决定他的选择。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于班上孩子填报志愿的事,我已经明确地告诉孩子,从23日的上午八点半起我会关掉手机,不再接听任何家长的电话,根据学校的说法,所有的疑问由学校分管教学的校长解答,我向孩子们公布了分管校长的手机和学校的办公电话,感谢学校的担待,毕竟电脑派位是个敏感的事,有人欢喜有人愁,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这样有多么公平,在我意识中,所谓均衡教育完全是扯淡,是维稳思维下教育者对教育规律的背叛。
        我对儿子的高考分数实际上已经不在乎,在即将揭晓的时候。但作为父亲我确乎存在一点点紧张,甚至比我当年等待高考分数还要紧张,这似乎让他感到不满。其实,我还是那句话,尽力了就行了,结果只是自然。实话说,这些年的繁重学习使挥弦和我缺少了必要的交流,从他初中的那些璀璨的文章中我能体会到心底里的怀疑与批判,可这些稍纵即逝的情绪被我有意无意忽略了,以至于今天我忽然感到挥弦于我忽然显得那么陌生,竟然已经无话可说。那个懂得拥抱的孩子停留在记忆中,那个懂得体谅和宽解的孩子渐行渐远,我毫不掩饰我的失望,但愿这是我的错觉罢。
         我现在能够体会当年我的父亲面对我的倔强心底里的无奈和悲哀了,而我强大的内心决定了我直到如今也仅仅停留在可以反思但不后悔。所以,我决定不再对儿子填报志愿作出建议——哪怕是我明知或许我的建议对他有着实在的用处。路是靠他自己选择的,也得靠他自己去跋涉,这由不得我。我权衡过,我能够接受挥弦对自己未来作出的任何选择,也能接受他在选择后遭遇的挫折与失败——这只是一种让我不安的可能——所带来的冲击,只想告诉他一句他的奶奶常挂嘴边的俗话,既然自己选择,是个磨眼也得钻过去。
        挥弦异乎寻常的思想独立,难道不是我一直期望的么?可我为什么如此忧心忡忡呢?
        我决定放手,这或许能够再一次检验我心理的强大。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